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 广东省名牌产品 广东省著名商标

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单位 广东省红木商会会长单位 中山家具商会会长单位

全球家居Gia创新大奖获奖单位 2010第十六届亚洲运动会公益企业和杰出贡献企业

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

新闻中心

趣话书房 古人如何为自己的书房命名?
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:2018-12-31 收藏此页


自古及今,

书房并无一定之规。

富者可专门筑楼,

贫者或室仅一席;

有的雕梁画栋,

有的则环堵萧然。

书房或筑于水滨,或造于山间;

或藏诸市井,或隐于郊野;

有的植以南山之竹,

有的覆以荆楚之茅,

不一而足。


古时候,

文人墨客为了寄托怀抱,

常常给自己的居室

或书房取一个寓意深刻的名字,

书房的命名,

既反映主人的个性与品性,

又关联主人的寄情与爱好。


主人在命名前,

要对斋名内容的雅与俗、

深与浅、简与繁、稳与浮

作反复推敲,

一经定名终身不改。

寥寥几字,意义深邃,

是主人明志修身的对外表白,

是他人观言察行的检验标准,

是斋主外在形象和内在修养的统一体现。


文人墨客在给自己的书房取名时,大多喜欢用斋、堂、屋、居、室、庵、馆、庐、轩、园、亭、洞等字来命名书房。首先,我们来了解下这些字的含义。

把书房称为书斋,是因为“斋”本义是斋戒的意思。古人认为读书是件清心凝神的事,该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,因而书房以多“斋”命名。如王安石的“昭文斋”、蒲松龄的“聊斋”、刘鹗的“抱残守阙斋”、周作人的 “苦雨斋”。

堂,许慎《说文解字》:“堂,殿也。”其特征是高大、宽敞、明亮,所以文人学者起斋名用“堂”者颇多。也有种说法,“堂”有学堂之意,书斋名里头带着“堂”的,有不少是在里面教学生的。敢以“堂”为名,自然是大方之家,兼有老师的身份了。如纪晓岚的“阅微草堂”、张大千的“大风堂”等。

古人房屋内部,前叫“堂”,堂后以墙隔开;后部中央叫“室”,后引申泛指住宅、房屋,故用“室”命名书房的很多。如刘禹锡的“陋室”、梁启超的“饮冰室”。

本义是古代半地下穴居的顶部,汉代起引申为房屋。文人书房用“屋”“书屋”命名,平实朴素,自有韵味。如郑板桥的“青藤书屋”、夏丏尊的“平屋”、毛泽东的“菊香书屋”等。

《说文》:“楼,重屋也。”

用“楼”命名的书房有王世贞的“尔雅楼”、钱谦益的“绛云楼”、朱耷的“半哭半笑楼”。

《说文》:“房,室在傍者也。”

古人用“山房”命名书房的很多,如宋濂的“青萝山房”、胡应麟的“二酉山房”、吴敬梓“文木山房”、林则徐的“云左山房”等。

计成《园冶》:“馆,散寄之居”。

用“馆”命名的有王世贞的“小酉馆”、丁敬的“龙泓馆”、龚自珍的“盟鸥馆”、梁鼎芬的“寒松馆”等。

《尔雅》:“所以止扉谓之阁。”

阁,原本指置放物品的架子,宫廷里收藏图书,便以“阁”为宫之名,藏书家所造的楼也用“阁”命名。“阁”因此也就有了“楼”的意思。如唐伯虎的“魁星阁”、刘海粟的“存天阁”、吴青霞的“篆香阁”等等。

《说文》:“轩,曲輈藩车。”它本指一种前顶较高而有帷幕的车子,后来轩指代房屋。用“轩”命名书房,最有名的当推辛弃疾的“稼轩”,还有曾巩的“南轩”、黄庭坚的“滴翠轩”、朱熹的“达观轩”等。

《说文》:“舍,市居曰舍。”其本义为客舍,后指代房屋。

单用“舍”字作书房名的较少,而以“精舍”命名的较多。如赵汸的“东山精舍”、潘祖荫的“八求精舍”、张大千的“摩耶精舍”等。

“居”本是动词,后引申为名词,指住宅、房屋。

文人书房不乏用“居”字命名的,如朱彝尊的“静志居”、杨树达的“积微居”(《荀子·大略》:“尽小者大,积微者著”)、沈钧儒的“与石居”。

《广雅》:“庐,舍也。” 其本义特指田中看守庄稼的小屋。

文人自谦书房简陋,称“庐”者较为常见,广为人知的是黄遵宪的“人境庐”、林琴南的“畏庐”等。

《说文》:“亭,人所安定也。”其本义指设在路边的公房,后指小房子。

用“亭”命名书房的有胡寅的“夺秀亭”、元好问的“野史亭”、朱彝尊的“曝书亭”、曹寅的“楝亭”等。

以“园”命名书房的有焦竑的“澹园”、李渔的“芥子园”、李方膺的“借园”、任凤苞的“天春园”(语出唐·施肩吾《下第春游》:“天遣春风领春色,不教分付与愁人”)、傅增湘的“藏园”、朱启钤的“蠖园”、王学仲的“黾园”(语出《诗经》:“黾勉从事,不敢告劳”)、王元化的“清园”等。

除了这些雅字,古人室名的命名方式,又有以下几种:


以所居之室命名

其中又可分为以居室环境、形状、建筑时间、建筑地点、建筑材料等命名的多种情况。以居室环境命名者如明朝著名出版家、藏书家安国,其于居室后冈植丛桂二里余,因名其室曰“桂坡馆”。

以建筑时间命名者如唐代颜真卿任湖州刺史时,在浙江乌程西南杼山造亭,其建筑时间是癸丑年(大历八年)癸卯月(十月)癸亥日(二十一日),因命之曰“三癸亭”。


以所寓之志命名

宋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云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宋人卫泾因取此句之意,名其室曰“后乐堂”,寄托忧国忧民之心。


以所藏之书命名

以藏书目的命名者如清章钰“四当斋”表示嗜书如命,为读而藏。“四当”兼取宋尤袤和明胡应麟之语。“所嗜独书,饥以当食,渴以当饮,诵之可以当韶頀,览之可以当夷施。”(《藏书纪事诗·胡应麟》)

以藏书方法命名者如明祁彪佳“八求搂”、清潘祖荫“八求精舍”等,“八求”即宋代藏书家郑樵所总结的求书八法:“一即类以求,二旁类以求,三因地以求,四因家以求,五曰求之公,六曰求之私,七因人以求,八因代以求。”


以藏书内容命名者最多。金元好问多藏野史,“往来四方,采摭遗逸,有所得,辄以寸纸细字亲为纪录,至百余万言,捆束委积,塞屋数楹,名之曰野史亭”。清代黄丕烈藏宋本百余种,名其室曰“百宋一廛”。


以所敬之人命名

宋代文学家虞俦钦佩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,因名其室曰“尊白堂”;明代文学家袁宗道极为推崇唐代白居易和宋代苏轼,因名其室曰“白苏斋”。


古人发生在室名的逸闻趣事、情感传奇以及主人特立独行的志行、跌宕坎坷的经历,无疑将成为吸引后人眼球的佳话。品鉴精英贤人的室名,眼前不由浮现他们拥坐书城、黄卷青灯、挥毫疾书的身影。

明代文人归有光的书房“项脊轩”也以“小”出名:“室仅方丈,可容一人居。”即使皇家书房,也并非以大为好。

人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是心怀清趣之人,一种是心怀浊念之人,后者是俗人,前者就是艺术家。得趣不在多,一书可怡情;会心不在远,一画可静虑。人若得一段清趣,便可观物洗尘、燕居养气、剪欲乐志。一间小小的书房,便是漱洗尘心的道场。

END

文字素材摘自网络 |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
戴为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