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品牌 广东省名牌产品 广东省著名商标

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单位 广东省红木商会会长单位 中山家具商会会长单位

全球家居Gia创新大奖获奖单位 2010第十六届亚洲运动会公益企业和杰出贡献企业

红古轩

吴赤宇

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

中国林产工业协会副理事长

广东省家具协会执行会长

广东省红木商会会长

中山市家具商会会长

中山市红古轩家具有限公司


红古轩吴赤宇:外圆内方的中式创新者

 

没有人不把苹果的成功归功于创新,但是容易忽略的一个事实上,同为IT公司的微软,在技术创新的脚步上远比苹果出色,但是市场效果却比苹果差得多。

实际上,在这二十年间,苹果在市场上大出风头,推出的产品包括媒体播放器、智能手机以及平板电脑等,并非有突破性的技术成就。

从某个角度而言,我们可以将苹果看作是一家文化公司、媒体公司。苹果吸引人的不是技术,而是文化,是其一以贯之以用户体验为出发点的消费文化。当文化为苹果产品添增无数魅力之时,便有一批文化的信徒痴迷其中,并形成消费的旋风。这批信徒的中坚者,就是设计师群体。至今,苹果电脑仍是平面设计师的首选。

当技术高度发展,产品越来越趋同质化,物质生活极度丰富之时,产品的两大属性一,有形产品与无形产品中,无形产品便逐步成为消费的主要选择。这一点,对于刚走向富裕的中国人而言,趋势越来越明显。

 

同是1997年,中山市大涌镇,一家名为红古轩的红木家具公司在原来小作坊的基础上重新起步。如今,红古轩以富于艺术创造的产品与文化独步于中国红木家具行业。回顾十余年的发展,总经理吴赤宇再次确认自己的理念:文化创新。

吴认为,红木家具行业,属性主要是文化行业,次要的才是家具行业,这是首先要理清的观点。

在吴看来,有企业将红木按斤来卖,将红木家具当作原料来卖,主要是基于目前红木原料的紧俏,可能能赚钱,但是看不到未来,这是做生意而不是做企业做事业的方法。

还有一种,是过度将红木家具作为投资品来考虑,主要考虑的是红木的升值保值。这当然有文化增值的意味,但在当下红木原料紧缺的情形下,大部分投资的权重,已押在红木原料的投资价值而非文化价值上,与前者殊途而同归。

吴赤宇认为,红木家具的本质仍是文化品、艺术品。红木家具有今日之地位,根源就在于文化。“红木家具文化研究与收藏热其实是从国外开始的,再转内销了。很明显,红木家具具有独特的中华文化韵味,在某种程度上,它跟我们见到的古代宫殿一样,是时代的审美文化符号,这是它的价值所在。不可否认,在今天,红木家具虽然可以使用,但实用功能已退化了,如果你说一个人花这么高的价钱,仅仅就是为了作为普通的家具使用,你信吗?”

尽管道理很明确,但是市场现实,却存在着一个重要的误区。如果企业生产的大部分是高仿的红木家具,却被许多人当作文物投资品收藏,而许多红木企业也在有意地制造引导这种误区。

“我说红木家具是文化产品而不是文物,这是有根本区别的,你找个专业的画家仿一张清明上河图,没有艺术审美基础的人是看不出来的,但价值能和原本的清明上河图比吗?红木家具是文化产品,核心的是文化价值观与审美观,我们现在做红木家具,价值在于对文化的传承与发掘,这是产品的价值体现,而不是被当作文物收藏。”吴赤宇说。

吴赤宇确信,红木家具的价值在于其艺术价值与文化价值,因此,目前大量的高仿明清家具,其实存在着良莠不齐的现象,许多仿制品,缺乏艺术的生命力,其实质上是满足于陷入投资误区的消费者,这种产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,其价值,最多也只是红木原材料的价值。

 

理念、审美取向、价值观,这些词语一直是吴赤宇关心的方向。红木是美的,但若无艺术赋予生命,则红木的价值得不到彰显。

但吴也承认,红木行业要想在艺术方面进行创新其实存在着极大的困难。毕竟红木家具企业大部分是从小作坊发展起来的,行业从业人员的文化水平起点不高,思维更容易因循守旧。要进行文化创新,需要结合传统的工艺水平与现代的审美取向。与苹果类似,红古轩也选择了与设计师的合作。

“穿越古今文化,引领中式时尚”,这是红古轩的艺术定位。吴很满意这两句广告语,他说大涌镇的领导看到红古轩的这两句许后,也征用作为大涌镇的广告语,不过是作了删减:“穿越古今,引领时尚”。但是,要单靠大涌镇来穿越古今,引领时尚显然是很困难的。红古轩想到了在高校举行新中式红木家具设计大赛。

高校举行设计大赛显然不是短期的营销行为,因为高校基本没有红古轩的消费者,但是吴赤宇的眼光很长远,高校学生设计出来的作品,有无真正的商业价值其实并不重要,吴看中的是参与与渗透,是希望以一种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引起设计师们对于新中式红木家具的思考与投入。为些,红古轩甚至在众多高校举行巡回的活动,吸引艺术类学生参与。这种眼界与投入在如今浮躁的业界,确实难得。

如今的红木家具行业,绝大部分都是以赚快钱为主,毕竟这几年是红木家具的好光景,企业主们顾不上打基础,例如好好搞好生产基地,好好搞好设计研发等等,每天忙的其实都是觥筹交错里买卖的事情。红古轩有点另类,完备的研发队伍,专业规范的工厂,名目众多的专利技术,包括构思特别设计精巧的红木家具体验馆。这些都是红古轩做好文化红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

市场永远是对的。这句经典的话对吗?

吴赤宇其实是一个很具中国文化的创新者。IT业前辈尼葛洛庞帝有句名言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”,乔布斯其实也可以说是这样一个例子。这是国外的事情,也是IT业的事情,在中国,创新者不可能太偏执,既要创新,也要懂得中国的处世生存发展之道。

一方面来讲,“市场永远是对的”这句话没错,因为市场很真实,很残酷,市场才是上帝,不容你争辩,它说对,你就得按市场的方式去办事。另一方面,市场不永远是对的,它有时间上的相对性。

以红古轩的新中式红木家具为例。吴赤宇非常坦诚,他称尽管红古轩投入巨大创新发展新中式红木家具,但是在这方面的回报却是甚微。

“首先是新中式红木家具投入很大,包括研发开发的成本等,相比较那些拿起老样式一抄就行的产品,新中式的产品系列成本高委多。”吴赤宇说。

更为难受的是消费者的认知误区。“很多购买者来我们这边看过新中式,全面体验后,感觉是非常好,但最后还是买了传统的红木家具,原因是担心我们这种新式的产品不保值。”吴赤宇笑着说。

吴赤宇坚信,这种现象是短期性的,人们购买红木家具,更多的动机应该是欣赏艺术品使用艺术品,而非作为投资品进行保值增值,那是一种歪曲的消费动机。随着红木行业发展成熟,具有文化艺术魅力的产品将真正成为市场的主流,也将赢得真正的未来。

但市场是对的,红古轩也要运作中国智慧,做一个中国文化味的创新者。

于是,在红古轩,一方面是坚持研发,强化风格,另一方面,红古轩也做传统的家具。生存是底线,发展才是根本目标。

 

吴赤宇很喜欢圆线条的家具,他最喜欢的一套椅子,看不到一点棱角。除了实用中不易磕碰的因外,更主要的是“天圆地方”的文化意象。

但吴赤宇的内心是“方”的。

“方”是一种坚持,是面对困难不退缩的强硬姿态,是有棱有角的鲜明特性,是理想主义的城堡。

“外圆内方”的战略思维下,红古轩显得很低调。吴赤宇经常强调红古轩在很多方面还在起步阶段,还远未到成熟,但媒体们一提到红木家具行业,却常将红古轩作为典型代表列出来报道。

因为红木家具行业,不仅仅是红木那几种木头,也不仅仅是家具,它的价值其实是文化。唯有文化,才能走得最远。

因此,尽管红古轩并非红木家具业最大最有名声的企业,但是,企业的最终比拼,是在价值观,是在对未来的把握与引领上,而非简单的数字规模。

“外圆内方”,“圆”在慢慢膨胀,不知不觉地占领着新的地盘,而“方”,则愈坚实,愈有内涵,这就是红古轩的中式创新。


曹新民
戴为微信二维码